雪落甘州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2-10 13:27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吳曉明

  這場雪正好下在大寒,似乎也就下得有點理直氣壯了,盛開在屬于自己的季節里,就有點霸氣十足了。

  大寒,是一年二十四個節氣中最后一個節氣,這兒的“大”應該是個副詞,到了一年中最寒冷的時節了,所以,這場雪落得恰到了好處。因為這個節氣的背后就藏著春天的影子,等到春天里桃花雪飄飛的時候,雪花就下得不但輕薄而且顯得沒有底氣了,有時候戰戰兢兢走半道上,還沒有融入大地的懷抱,就被春天的熱情融化了。唯有泥土露出濕漉漉的笑容,呼出一團團綠色的氣息,泥土中花草的種子就趁著一陣風竄出了地面。

  說實話,這場雪還是有點拖沓了,從昨天的黃昏就開始醞釀,似乎帶了不少情緒,最后情緒變成了語言,開始很節制,像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吐一個詞都字斟句酌,過了一會兒,不怯場了,開始侃侃而談,甚至談笑風生的感覺,下得輕輕舞飛揚,當然,飛揚的姿態,自然離不開風的推搡,可是風也只能掌控雪花的方向,可是改變不了她的目的地。

  雪花開始稠密起來了,一朵朵,一簇簇,一團團,像是素色丁香在我的眼前綻放,眉清目秀的模樣一種花團錦簇的熱鬧。我抬起頭看看向著哪個方向飄,細密的雪花像是輕盈的花瓣輕輕拍打在我的臉頰上,落在我的頭發上,就像是花瓣夾在枝丫里,像是蝴蝶落在草叢中,又像是書簽夾在線裝書中,我忽然感覺像是開花的樹,又像是一本被打開的書,自己也有了幾分詩情畫意。

  傍晚時分,踩著積雪,聽著“咯吱、咯吱”的聲響,便有一種戰戰兢兢的快樂,深怕踩踏疼了雪的悵惘。霓虹燈下的雪花幻化成了七彩的模樣,似乎像是空中開滿了小巧的七色堇一樣,妖嬈,嫵媚、秀氣,風情萬種,楚楚動人……我走過一條又一條燈火璀璨的街道,覺得古甘州在夜里燦然綻放真有幾分魅惑的感覺,似乎行走在天上的街市了。即便是天上的街市,星辰都是同樣的光亮,而此刻,“東風夜放花千樹”的搖曳,一定暗淡了“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的素凈,在如此璀璨的燈火里,多希望和提著燈籠的牛郎織女不期而遇。

  一會兒,地面白了,似乎是上蒼趕在春節前給大地的禮物。掃雪也就成了愉悅的戰斗,參戰的人都掛著一臉歡天喜地的表情。掃雪車一路笨拙地走過,積雪就被它吞噬了,水泥地面就探出頭來,像是大地的補丁,縫補著冬天的漏洞。

  路旁的水中,微微冒著熱氣,想起朱自清筆下的荷塘夜色了: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,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般,又像是籠著輕紗的夢。這會兒嘛,隔著升騰的青霧,那些水草真的像是牛乳中洗過一樣,也許正巴巴想探出水面和雪花擁抱親吻。

  我想起老舍筆下濟南的冬天的那汪水,似乎就在我眼前:那水呢,不但不結冰,倒反在綠萍上冒著點熱氣,水藻真綠,把終年貯蓄的綠色全拿出來了。天兒越晴,水藻越綠,就憑這些綠的精神,水也不忍得凍上,況且那些長枝的垂柳還要在水里照個影兒呢!水邊是不知名的野草,點點積雪頂在枝頭,仿佛戴了一頂頂精致的帽子,干枯的枝葉也顯得風情萬種了,如果在水中照個影子,至少可以孤芳自賞了。

  走進校園,像是走近了一個童話世界,孩子們把手中的雪揉捏出屬于他們的世界,堆得不僅僅是“雪人”了。大白、佩奇、烏龜、圣誕老人、白雪公主等都在自己的天地里仰望天空,動畫片、神話世界里的人或者動物在這兒集合,似乎中西方文化在這兒碰撞,快樂在這兒交織,他們穿越時空來這兒會晤就是為了這場雪的盛況。校園里到處都是笑聲,我遠遠地打量著他們的青春就這樣擠兌著我的年華,我感覺一場雪,城市就有了穿越的感覺,也下出了歲月的味道。

  雪后的民勤會館,那座百年老屋,真像是一幅國畫,地上沒有一串腳印,偶爾鳥雀們留在地上的足跡,青磚露出地面,像是碩大的宣紙上隨意畫了幾筆,真有一種單調的豐富,喧囂的靜謐,清瘦中的豐滿,清寒中的溫暖。我如果輕輕推門進去,是不是就走進了荏苒的舊時光,推開那扇虛掩的門里面住著春天呢。老舍筆尖的文字在我的腦海里綻放:“明天也許就是春天了吧?這樣的溫暖,今天夜里山草也許就綠起來了吧?”就是這點幻想不能一時實現,他們也并不著急,因為有這樣慈善的冬天,干啥還希望別的呢!那一瞬間,我也什么都不希望,就那樣靠在冬天的門口,打量著喧囂的過往,想著那些遠去的人們,隔著百年的時光聽到嘚嘚的馬蹄。那些商旅們,曾經這樣的時候,是不是雪花羈絆了他們的腳步,他們看著飛揚的雪花,燙一壺酒,點一袋煙,讓鄉愁在酒杯里升騰,讓勞頓在煙霧中消散,每一朵雪花都和時光有染,每一片雪花都和歲月纏綿。

  喜歡落雪的日子就這樣走,似乎冬天就在我的懷抱里了。我想,我要在雪地里撒點野,讓冬天記住我來過,不然等到春天來了,蓬蓬勃勃的綠意就覆蓋了冬天所有的記憶。雪花就是冬天的王牌,只要亮出來,這個季節就顯得理直氣壯了。

  路旁的松樹、柏樹也沒有了那種蒼翠的綠色,陳舊的綠色頂著薄薄的積雪,像是披上了一層美麗的紗衣,有點欲說還羞的嬌媚。這時候最熱鬧的要數麻雀了,它們在樹叢中開始捉迷藏,談情說愛,開會,設宴等,這樣的天氣做什么都是適宜的。成群結隊的麻雀行動很統一,飛起或者落下,就像是接起了一張網,捕捉冬天的童話。忽然全部棲息在光禿禿的枝丫上,一動不動,像是思想者一樣,遠處看似乎是樹上結了一個個碩大圓潤的果實。忽然好像集體通過了一項重大的決議之后宣布散會了,“撲棱”一聲全部又落在地面了,我想是不是開始分組談論了。麻雀雖小,可是它們的世界很大,哪個季節都能獨領風騷,哪個草叢中都能孕育它們的愛情。在各種鳥類中,我就喜歡麻雀,嬌小、靈活、樸實,就是我們北方的家鳥,不管天冷天熱,就在灌木草叢、巖石草坡、河谷果園、房前屋后棲居,親切的像是自家養的一樣。

  一場雪,就是天地的一場愛戀,你讓我白了頭,我讓你看不到那一抹藍色的溫柔。就在天與地的曖昧中,我們人類、鳥雀們才會像是一株會思想的蘆葦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土地上,在時空的罅隙里,心靈像是雪花一樣柔軟而輕盈。我忽然覺得這就是上蒼的恩賜,在冷清的時光中,心里有了煙火,甚至是香火,在香火氣息的氤氳里,人也忽然活得有點飄逸了,日子也就過得順溜了。有時候覺得雨雪是上蒼給大地的愛情,也是人和自然的潤滑劑。

  雪花在飄,可是太陽卻在天空冷冷觀望,太陽有點虛浮的模樣,陽光自然冷清。我想下雪的日子太陽看著臃腫了,月亮是不是也就清瘦了。日寒月瘦,我想起了“郊寒島瘦”,落雪的日子日月星辰都像是人類中的詩人一樣,落魄中都是詩意。好吧,我喊上雪花跟我回家。

  □吳曉明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552778
西甲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