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的石碾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2-10 13:27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劉志宏

  冒著冬季寒冷的風霜,又一次踏上了奔往舅舅家的山道,又一次看到了這個不知道歷經了幾多滄桑的石碾。撫摸著它粗糙的身形,我的腦海里浮現出孩童時推磨子、壓碾的歲月,以及那些用石碾加工出的糧食的味道。

  這個位于村里大路邊窯洞里的石碾,正圓形的碾盤直徑約1.55米,厚約0.25米,中間有方形孔,造型酷似古代銅錢;圓盤狀的碾子長約0.75米。記得小時候,外婆邁著一雙小腳,顫顫巍巍地在這里碾蕎麥、小麥、玉米等各種糧食,我常常幫著外婆推動沉沉的碾盤。那種吱吱呀呀、雖然慢但節奏感很強的聲響在我心中刻下了深深的印痕。

  舅舅村里石碾設在寬闊的窯洞里,很顯然就是躲避風雨霜雪,什么時候都可以進行作業。如今,那盤不知歷經了多少風雨的石碾,寂寞地躺在氣息深重的歲月里,與窯洞外那棵老槐樹虬枝崢嶸的身影相伴至今。記得小時候,每當誰家來碾糧食的時候,聰明的鳥雀們便飛到碾盤與樹上面啁啾鳴叫,等待天賜良機的好機遇,它們知道碾糧食自然會遺漏一些。當今天站在塵封的窯洞門口,看到那些落滿各種雜物的碾盤,心中不由地感慨萬端。石碾凹陷的碾槽訴說著與窯洞、古槐一樣久遠的故事,以及北方山村常有的簡單、純樸、自然的生活,小時候每次路過那方窯洞,可能因為窯洞口闊洞深讓人略感不安,也可能是石碾粗獷奮力向前的身影叫我感動,心中自然會產生一種敬畏的感情。但不管怎么說,我最喜歡的就是舅婆將蕎麥放到石碾上去掉皮,然后又用水泡好,在石磨上進行細加工。隨著磨盤的轉動,那石磨周邊的凹槽縫隙間便會慢慢流出白色粥狀的蕎麥糊,然后將蕎麥糊放到熱水鍋中熬成粥狀,最后盛到盆中慢慢變涼,那就成了精道爽口的涼粉了。也許那時的蕎麥品質自然,做好的涼粉不加任何作料吃起來都很香,在當時真是一種少有的奢侈品。

  石碾與窯洞、老樹在漫長的歲月里櫛風沐雨、長相廝伴,是那個時代農村人加工糧食的好伴侶,全村家家戶戶和它都有著深厚的感情。晚飯后,如果皎月在天,清光漫地,加工糧食的碾砣聲會在寂靜的村莊里傳得很遠。等候壓碾的人們談論著家長里短、莊稼收成以及一些有趣的逸聞趣事,或者幫忙推一會兒轉動的碾砣,在清貧的日子里演繹著村莊的質樸與祥和。尤其在春節前,那盤石碾天不亮就會吱吱呀呀轉動起來,碾砣隨著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忙碌,祝福著人們在除夕前的夢想,釋放著農家人對生活的知足。

  “石碾是一種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谷物加工農具”。這是專家們對石碾的定義和贊美。是的,這種工具看似簡單,卻是上好的整塊石料打磨而成,涉及到很多角度和轉動軌跡的計算,其制作工藝不亞于一件精雕細刻的藝術品。石碾在工業化時代退出人們生產和生活的舞臺,但不等于它就此失去了存在的必要。石碾的發明與使用是我國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,歷經千百年的沉淀,其設計和工藝堪稱經典。從歷史角度說,石碾是古老的農耕文化的一個象征和歷史見證,自有其存在的價值。

  如今舅舅村里的石碾很寂寞了,因為電動磨面機、脫粒機、粉碎機等早已替代了它。它的光榮歷史在世俗的風雨里落幕了,而我們的食欲從石碾上延伸出的純天然綠色的味道自然也寂寞了。望著它如老農一般滄桑的面孔,每每此時,我的心中便會涌現出了一種說不清楚、不知道是喜是愁的滋味,眼眶不由地濕潤了……

  □劉志宏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552765
西甲视频 _百家乐网 广西快3号码推荐 和值 免费一肖提前公开资料 资产配置私募基金 幸运农场最新开奖号码 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软件 fg美人捕鱼作弊 东北四人麻将推倒胡麻将下载 今天的股市行情及走 22选5开奖结果及历史